四川资讯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倾听“老梧州”的中秋故事 记录梧州人文化传统

时间:2021-02-23 07:21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四川资讯网
每年的中秋月圆之夜,亲人朋友团聚一堂,同吃月饼、共赏明月,此刻的心情总会增添了些许期盼。 月色柔润晶莹,映照出的是中国人几千年传承的亲缘情结、家族情结和乡土情结。日前,记者采访了几位“老梧州”,倾听他们的中秋故事,记录梧州人的中秋文化传统

  每年的中秋月圆之夜,亲人朋友团聚一堂,同吃月饼、共赏明月,此刻的心情总会增添了些许期盼。

月色柔润晶莹,映照出的是中国人几千年传承的亲缘情结、家族情结和乡土情结。日前,记者采访了几位“老梧州”,倾听他们的中秋故事,记录梧州人的中秋文化传统,探究梧州人的中秋情怀。

中秋节里,各式各样的花灯承载着人们美好的祝愿。(资料图片)记者 何鎏/摄

  潘细哋在梧州的月饼界颇具名望,秉承传统技艺,至今他仍然坚持手工做馅制作月饼

  要做就做有“斤两”的月饼

  记者 高云

  在梧州,资历够老的月饼制作师傅已为数不多,今年70多岁、在行内颇具名望的潘细哋是其中之一。

  他15岁到苍梧饮食公司下辖的苍梧酒家当学徒,入行一年后前往桂林学习厨艺,1966年学成后分配到苍梧酒家掌厨。后来苍梧饮食公司在1983年改制后苍梧酒家几度易名、易手,这也是现在的桃园大酒店前身。潘细哋在退休后,每逢月饼生产的季节都被桃园大酒店的负责人邀请作为总监,监制月饼生产。

 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是苍梧酒家制月饼的鼎盛时期。回忆起旧时的手工月饼制作,潘细哋兴奋地比划着场面的热闹:“一百多斤的馅料就铺在二十多平方米的桌子上,工人分为四拨,围着四个桌角在拌馅。”月饼手工车间约有四五十人,“红案”、“白案”的师傅交替“上阵”做月饼。当时,苍梧酒家每年生产约五、六万斤重的月饼,一般会在农历七月廿十七前后进行试饼,八月初一正式做饼,在八月十三前后就基本卖完了。

  “要看酒楼的月饼是否‘到家’,就看伍仁和叉烧月饼的品质如何。”潘细哋说,以前的月饼品种不多,市民大多选择带咸带甜的叉烧、清香爽口的伍仁月饼。潘细哋一语道破传统手工叉烧月饼制作的奥秘——要用生铁锅来铲炒叉烧馅,“铲出来的叉烧馅有香汁,渗透进月饼皮里也就更香了。”

  “过去的中秋节,再穷的人家也要凑钱买一只月饼,那时候,月饼可是奢侈的美味啊!”潘细哋回忆说。不过,时移世易,如今月饼已从奢侈美食变身寻常饼点,在酒店或超市里,市民想吃就能吃到。那么老品牌月饼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,如何在传承经典的同时历久弥新,

  潘细哋的答案是:靠品质,做“斤两”足的月饼。

  尽管如今的月饼生产流水线上引入了机械化生产,但桃园月饼依然保留着传统的手工技艺——做馅。

  “虽然手工制作工夫繁琐,时间长,但传统手工月饼的魅力就在于馅料。”潘细哋觉得,手工拌料比机械拌料制作出来的月饼口感要好得多,因为手工拌料可以保证馅料中“伍仁”等原材料的完整,但机械拌料会把馅料都搅碎了,馅料的油也会撒出来,又干又松,品尝起来就没有手工拌料的嚼劲了。

  

  在文化学者陈侃言看来,过中秋节的形式可能会随时代而改变,但其精神相通核心内容不变

  乡情亲情的不变内涵

  记者 高云

  中秋夜里赏朗月、吃月饼,对于不少市民尤其是年轻人来说,这样的活动形式未免有点单一,而随着玩花灯、猜灯谜、拜月光等承载中秋节文化内涵的活动日渐式微,中秋节的记忆似乎越来越遥远。

  梧州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的文化学者陈侃言说,要改变这样的现状,就要提高市民的文化自觉性,让传统在现代社会得到延续。

  陈侃言介绍,中秋节从前也叫“月光诞”,直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梧州人依然保留着“拜月光”的风俗。八月十五中秋节当天,大家一早起来,就开始准备月饼、水果等用于祭祖,晚上全家围桌而聚吃团圆饭。晚饭过后,便举行“拜月光”仪式,在天台或门口挂上彩灯和灯笼,摆上月饼、柚子、芋头等,对月而祭。

  拜完月光后吃田螺,一家老少在一起畅叙至深夜。在赏月之余,一些家长也许会像他们的前辈般,向小孩细说月亮的故事,讲一讲“嫦娥应悔偷灵药,碧海青天夜夜心”的民间传奇。

  此外,年轻人还会到街上看花灯,感受节日的氛围。“我就喜欢到街上看花灯、猜灯谜。”陈侃言说,梧州的家家户户在中秋节时都会挂起灯笼。到了夜里,就在灯内燃烛,挂在平台、屋顶或高树之上。入夜,满城灯火,如繁星点点,和天上明月争辉,以此庆贺中秋。

  这些或神秘或有趣的活动背后,蕴含着中秋节的精神内涵。“过中秋节就是图个团圆,如果看不到一轮圆月,吃不上一块月饼,难免会觉得有些遗憾。”陈侃言说,中秋节蕴含的精神内涵就是思乡和思亲,“随着时代发展,节日的具体形式可能会有改变,但其精神是相通的,对故土的思念,对亲情的重视,这种核心的东西都是不变的。”

  陈侃言说,传承中秋节的风俗文化传统,需要民间和政府的共同重视,社区、街道、行业商会都可以组织策划相关的活动,“在以前,每到中秋节时,不少居民还会互相比拼哪个街道的花灯更漂亮,民间行业商会也会出资办灯展,这些活动都有助于延续传统节日的文化味道。”

  

  从“柚子灯”到电子花灯,在民间工艺师傅叶权生的印象中,中秋花灯中包含的情感和记忆始终如一

  中秋花灯里的童年记忆

  记者 陈素雅

  中秋节赏月玩花灯,曾是不少梧州市民难忘的童年回忆。随着年月的流逝,越来越多能放音乐、可自动旋转的电子花灯、玩偶花灯应节而生,记忆中用柚子皮、橘子皮、西瓜皮所制作的简易花灯,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线。

  但多年来坚持自己制作花灯的梧州民间工艺师傅叶权生却认为,不管花灯再怎么变,始终不变的,是人们对传统文化的那一份感情。

  叶权生还记得,尽管以前的经济条件并不好,但花灯却几乎是家家户户过中秋节少不了的礼物,这些礼物都充满着大家的智慧。

  有的家长会提前准备好以纸和竹扎成的各式花灯,好让孩子玩耍。而有的家长则会在吃完饭后,利用手头不多的材料,制作出柚子灯、南瓜灯、橘子灯。所谓柚子灯,就是将柚子掏空,在表皮刻出简单图案,穿上绳子,内点蜡烛即成,南瓜灯、橘子灯也是如此炮制而成。

  这些花灯虽然朴素,但因取材、制作简易很受欢迎。到了深夜时分,有的孩子还会把柚子灯放到河面上任其漂流,星星点点很是好看。在物资缺乏的年代,能过上这样一个中秋之夜,是不少家庭珍贵的记忆。

  而除了取材于水果的柚子灯、橘子灯外,还有用料考究、制作精良的丝纺花灯,这不仅要花工夫,更要费心思。叶权生告诉记者,手艺师傅需要按照定下的尺寸,先将钢丝拗成方、圆等形状,用砂纸组装成型,再给花灯“戴”上浅色丝“纺帽”,“穿”上透光性好的绸布“外衣”,再用亮闪闪的花边装饰轮廓,挂上摇曳的灯须和排须,最后在灯身上留下装饰,往往花上大半天,一个花灯才算大功告成。

  

  李燕有过两回“母亲送女儿上大学”的经历,对于她来说,异乡求学的日子,中秋时节更添思乡之情

  求学路上的思乡之情

  记者 陈素雅

  二十多年前的中秋节前,市民李燕的母亲将刚上大学的她送到了南宁的学校,那年的中秋节,李燕未能和家人一起过;今年的中秋节前,李燕也把自己刚上大学的女儿送到了南宁的学校,考虑到中秋、国庆假期邻近,女儿把回家团聚的日子推迟到了几天后的国庆节。

  正是由于这份相同的经历,李燕对中秋节的记忆,更多的是那份远在千里之外的思乡之情。

  李燕还记得,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自己考进了一所南宁的大专院校,家里人很高兴,虽然是9月份开学,但是家里人早早就开始为她准备行囊、买车票。母亲送她上学,两人提着大大小小的行李,先坐船到当时的贵县(今贵港市),然后次日再坐火车去南宁。

  李燕回忆道,自己当年上大学的时候,梧州至南宁的陆路交通还是相当不便,但如果直接坐两天的船到南宁,那感觉更不好受,因为旅客要带上足够的干粮,而且船上的环境也不算好,“两天下来,就算不晕船也被累晕了。”李燕感慨地说。

  李燕带着一股好奇和对未来的憧憬第一次踏上火车,觉得异常新鲜,而火车铁轨两边路上的风景也让她迷恋:“当时梧州以水运交通为主,人们还是特别希望能够通上火车,我暑假后要坐火车上学的消息在班里一说,大家都很羡慕,还要我记得在火车站拍照。”

  虽然如此,但母亲还是对李燕说,交通那么折腾,没什么事就不要回家了。就这样,李燕度过了多个独自在外求学的中秋节。

  随着南广铁路广西段正式开通,梧州到南宁全程也只需2小时左右。2015年7月,女儿通过高考同样考上南宁的一所本科院校,但李燕再也不需要为这段400公里的旅途再三折腾了。

  9月11日,带着早已多次往返梧州南宁两地的女儿,李燕一家再次踏上求学路。与当年的母亲一样,李燕也列了一条长长的清单,为女儿准备了生活必需品和梧州特产。只是这一次,女儿再也不需要带上干粮了。

  “动车票好买,坐着舒服,担心新生路况不熟,女儿大学的师兄师姐们还早早就在南宁东站接新生。因为交通方便了,女儿甚至连思乡的情绪都比自己当年淡多了。”前几天,懂事的女儿还用节省下来的生活费给家里寄来了当地的月饼,这让李燕更是感慨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